<video id="4h9xl"></video>
          <video id="4h9xl"><input id="4h9xl"></input></video>
          <wbr id="4h9xl"><ins id="4h9xl"><tr id="4h9xl"></tr></ins></wbr>

          關注我們

          󰄢
          官方微信
          客服微信
          烏魯木齊普瑞眼科醫院首頁> 普瑞新聞> 一對援疆50年的軍醫戰友 大醫精誠譜寫邊疆光明藍圖

          一對援疆50年的軍醫戰友 大醫精誠譜寫邊疆光明藍圖

          時間:2018-08-01 在線預約 咨詢專家

          青春已逝但鄉音不改,少小離家卻老大未還。在烏魯木齊普瑞眼科醫院,有這樣兩位非同尋常的專家領導——蔣國安院長與吳生泉副院長,雙雙扎根新疆50年,用專業與仁愛,譜寫了邊疆的光明藍圖。

          自1968年,他倆不約而同來到當時哈密柳樹泉的解放軍第八航空學校參軍,再到均成為烏魯木齊空軍醫院眼科中心原副主任,退休后又都到烏魯木齊普瑞眼科醫院繼續發光發熱,兩人獲高級、省級獎項無數,收到的錦旗、感謝信也不計其數,共同見證并推動了全疆眼科醫療事業的發展,為數萬各民族的眼疾患者送去了光明。

          援疆半個世紀,有鄉愁有遺憾,有真情更有留戀——令他們成長、成才的新疆,不知不覺間,早已變成了無法割舍的第二故鄉。他們熱愛這片土地,也一直在報答這片大地,他們要用行動告訴世人,這里的“孔雀”,沒有東南飛!

          全疆眼底病專家 仁心仁術譜寫民族團結詩篇

          【艱苦條件下努力向上 獲各方承認】

          初到新疆時,來自湖南常德“魚米之鄉”的蔣國安是不大習慣的:空曠荒蕪的戈壁灘,一年難得見一抹綠色,一周難得吃快速米飯,還要在零下二十幾度的極寒天氣中,呆在沒有空調暖氣的機場救護車內,保障航校正在訓練的飛行員及地勤人員的健康安心。有時候巡回醫療,遇上沙塵暴,風沙像一堵墻倒似的,鋪天蓋地的砸來,打得臉生疼,讓人連氣都喘不過來。

          好在遠大的志向是前進**的動力。年輕有為的蔣國安不僅很快適應了環境,還因表現優異,于1970年被保送到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念書,成為了第一批工農兵大學生。

          1980年春節后,作為業務骨干,蔣國安被調到了烏魯木齊空軍醫院眼科中心工作。1985年,他被派往上海交通大學附屬負責人民醫院進修,因為學習能力強技術過硬,成為了有著“東方一只眼”之稱、上海負責人民醫院的眼科創始人趙東生教授視網膜脫離手術的第二助手(第一助手是帶教老師姚沁薇),并在姚沁薇老師的指導下,單獨進行視網膜脫離外路手術。1990年,北京301醫院馬志中教授受邀到烏魯木齊空軍醫院,示范開展玻璃體切割手術。隨后,蔣國安又前往北京301醫院、北京同仁醫院參觀學習。自此,蔣國安便在疆內率先開展了玻璃體切割手術。

          一對援疆50年的軍醫戰友 大醫精誠譜寫邊疆光明藍圖

          △蔣國安院長與趙東生教授(左)合影

          這位說話始終帶湖南口音,坐如鐘站如松,做事情一絲不茍的眼科專家,經過堅持不懈地勤奮努力,榮獲了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科技進步二等獎、軍隊科技進步三等獎等諸多獎項,三次榮立個人三等功。

          【患者趕羊來答謝 軍醫付錢買下羊】

          作為全疆首屈一指的眼底病專家,蔣國安的專家門診號總是很難掛到,許多患者三更半夜就到當時的烏魯木齊空軍醫院去排隊。

          由于不少視網膜脫離的病人比較焦慮,甚至有抑郁傾向,這位“懸壺濟世”的“光明使者”,在一心一意診療的同時,盡量將病情向患者解釋清楚,并給予相應的安慰。如此將患者當親人的態度,贏得了全疆各族軍民的好口碑。

          一對援疆50年的軍醫戰友 大醫精誠譜寫邊疆光明藍圖

          △蔣國安院長耐心給患者講解檢查報告

          雖說軍民魚水情,可對待患者的答謝,蔣國安向來講原則懂分寸。90年代時,一位阿爾泰地區50來歲的哈薩克族牧民,因為雙眼視網膜脫離,被送到烏魯木齊空軍醫院找他救治。當原本極差的視力變得清晰時,不善言辭的牧民便暗暗認準了這位賜予他光明的恩人。又到了術后復查的時間,熱情但生活并不寬裕的哈薩克族患者,硬是趕了幾只羊,駕車六百多公里,風塵仆仆地來答謝蔣國安。面對牧民的盛情,他其實很為難,一方面作為軍醫,無論如何不能收患者的東西;一方面又不想讓對方沒面子,機智的蔣國安干脆買下這些羊,并嚴肅告訴他軍中的規矩。

          “即便為了讓患者安心當天收下了,手術后第二天也會由協理員如數退還給他們。”鐵的紀律,剛直不阿的蔣國安一直持守至今,并為烏魯木齊普瑞眼科醫院帶來了同樣良好的風氣。

          全疆白內障專家 大醫精誠描繪邊疆光明藍圖

          【將母親失明的遺憾 化作向光明前進的動力】

          同時期離開家鄉,應征入伍來到原柳樹泉解放軍第八航空學校的吳生泉,怎么也沒料到,自己與新疆的緣分竟如此之深。想當初剛進疆時,他水土不服還流鼻血,可現在,回家鄉福建不找地方吃碗拉面,總覺得缺了點什么。明明惦記著在福州生活的小孫女,卻因為第二故鄉的患者需要他,他依然堅守在屈光白內障手術的第一線。

          與老戰友蔣國安一樣,吳生泉的求醫之路也是“順風順水”:1970年,被保送到廣東省中山醫學院念大學;1973年,回解放軍第八航空學校衛生隊工作,可單獨操作闌尾炎、絕育等手術;1982年,通過競爭激烈的考試篩選,進入當時的吉林空軍軍醫學校復訓;1984年,選擇眼科專業,作為選優生定向培養;1987年,又以全優的成績畢業;1990年,前往天津醫科大學、世界人工晶體中國天津培訓中心進修,跟隨袁佳琴教授學習白內障晶體手術;1994年,成為全空軍、全新疆地區開展白內障超聲乳化手術的“負責人”。

          此后,精勤不倦的吳生泉,先后榮獲了亞太白內障衛生組織頒發的成就獎、“全國先進科技工作者”稱號,榮膺四項軍隊科技進步三等獎,三次榮立個人三等功,現享受軍區專業技術特殊人才一類津貼。

          一對援疆50年的軍醫戰友 大醫精誠譜寫邊疆光明藍圖

          △吳生泉院長給患者看病

          然而,再多的獎項榮譽,也無法讓他釋懷母親單眼失明他卻愛莫能助的痛苦。如果當年他陪伴在母親身邊,他一定會知道急性青光眼的嚴重性,絕不會任由母親當普通的感冒頭痛處理??上?,沒有如果。

          “醫生不是全能的,治療有**時機。”眼科醫生無法令自己母親重見光明的傷痛,讓他化成了更大的動力:更勤奮地鉆研醫學技術,盡**努力解決眼疾病人的痛苦;活到老,播灑光明到老。

          【為患者省時間 不吃不喝手術6小時】

          在烏魯木齊空軍醫院工作時,吳生泉便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每天提前一小時趕到單位看病歷查房,下班后哪怕手術再累,也會去病房看看患者,問候他們的情況;通常手術量小,四五個小時可以完成,他便不吃任何東西不喝一滴水,盡量節省患者等候手術的時間,保證手術快速高效的進行;如果手術量大到需要一整天,那么他也只會趁著手術室中間消毒的半小時時間,匆匆扒幾口飯,蜷著身體坐在地上打個盹,然后繼續做手術。

          一對援疆50年的軍醫戰友 大醫精誠譜寫邊疆光明藍圖

          △手術累了,席地打個盹

          在他心里,有一個行為準則,即秉承大醫精誠之心,全心全意地為患者服務。為此,當患者前來看病時,他從不挑病情的難易程度,也不挑白內障手術晶體的價格,一切從患者的真實需求與客觀病情出發,給予患者*合適的診療方案;對于患者五花八門的答謝,他亦與蔣國安一樣,統統擋在了鐵的紀律“門外”。

          談及自己的付出及成就,謙和的吳生泉總是把功勞歸給太太。他說,“都是因為太太支持我,不讓我提重東西,怕我手酸后會抖,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才讓我有機會為患者做點貢獻。”

          兩戰友相約普瑞 繼續不知疲倦地為患者送光明

          生命不息,奮斗不止;全新時代,全新起航。這兩位烏魯木齊空軍醫院眼科中心原副主任在退休后,雙雙加入了全國知名的眼科連鎖醫療機構普瑞眼科醫院集團,蔣國安擔任烏魯木齊普瑞眼科醫院院長、普瑞眼科醫院集團眼底病學組組長,吳生泉則擔任烏魯木齊普瑞眼科醫院的業務副院長、白內障??浦行闹魅?,他倆依舊保持原空軍醫院的合作模式,一個主攻眼后段,一個主攻眼前段,相互提攜,彼此配合,共同為了患者的眼健康再接再厲。

          醫術精湛是一種能力,醫者仁心更是一種魅力。兩位院長的魅力征服了新疆各民族的患者與各地的眼科同行,也感染了烏魯木齊普瑞眼科醫院從上到下的員工。

          有年輕同事悄悄拍下了蔣國安院長為患者醫好眼又醫腳的照片,發朋友圈配文稱“這是蔣院長為維吾爾族老人肉孜汗做好眼底激光手術后,因為看見肉孜汗走路一瘸一拐,主動詢問情況然后蹲下,為她義務處理腳上水泡”;有年輕手術醫生悄悄學著吳生泉副院長盡可能節省患者手術的等待時間,把患者利益放在首位;克拉瑪依、喀什、哈密、庫爾勒的眼科同行都說,這兩位專家是他*敬佩的前輩,感謝他們對新疆眼科醫療界的貢獻……

          一對援疆50年的軍醫戰友 大醫精誠譜寫邊疆光明藍圖

          △蔣國安院長給患者醫了眼睛又醫腳

          歲月如梭,轉眼又至“八一”。到今年,退休軍醫蔣國安與吳生泉已整整援疆50周年。從北疆到南疆,從天山到喀喇昆侖山,從空軍醫院到普瑞眼科,他們帶教過無數的眼科醫生,救治過數不盡的眼疾病人。

          時代賦予了他們使命,他們賦予了自己使命。新疆這片有苦有樂的土地,給了這對戰友**的鍛煉與滋養。成為專家后的他們,首先想到的是反哺社會,用專業與仁愛來報答這片美麗的土地。是的,這里的“孔雀”沒有東南飛,他們一直“飛翔”在用愛傳遞光明的路上。

          相關文章
          > 關愛退役軍人,情暖優撫對象正在進行中
          > 【愛護眼睛,從小做起】醫院里來了一群眼科小醫生
          > 王家梁社區聯合普瑞眼科開展小醫生職業體驗活動
          熱點文章
          > 依視路CRT 100認證培訓會在普瑞眼科成功舉辦
          > 一對援疆50年的軍醫戰友 大醫精誠譜寫邊疆光明藍圖
          > 原空軍醫院副院長胡裕坤及其團隊加盟普瑞眼科啦
          超碰国产欧美人人|玩弄丰满少妇人妻视频|天堂天码av影视亚洲中文字幕|国产在线高清精品二区
                    <video id="4h9xl"></video>
                  <video id="4h9xl"><input id="4h9xl"></input></video>
                  <wbr id="4h9xl"><ins id="4h9xl"><tr id="4h9xl"></tr></ins></wbr>